您当前的位置:中国酒客网美酒资讯正文

乡情美食花生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19-11-30 12:45:28 作者:责任编辑NO。魏云龙0298

上世纪九十年代,城里的菜市大都还露宿街头,生意都在窄狭的巷道里,感觉有些不修边幅,不过,人气很旺,展现了日子的原生态,就在这样的街市的里,简直都流动过花生酥的浓香。

街头或巷尾,捡一块当地,摆放着一只大炉子,火炉边,支起一个大大的木头砧墩,墩子上少不了一把大木捶,紧挨着的是一条长长的面案件,当然还有一只炒瓢,一把尖利的菜刀,这些都是制造花生酥的家当。做花生酥需求有把子力量,不然,无法担任。我曾在街头观看过。

早晨的曦光擦过青灰的屋脊,刚好落到做花生酥师傅的头顶,此刻,师傅正忙着在火炉旁熬糖,按定怡糖与白沙糖的份额,放进炒瓢里,这时,火侯最为重要,俗话说,隔行如隔山,听说糖熬老了,吃起来有苦意;嫩了,会粘牙,只要适可而止了,口感才妙,怎样个妙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糖熬好后,放上花生米,花生米是事前搞好的,炒熟后去皮,然后,放在炒瓢里翻绞,使糖水与花生米相拥粘连,之后,把它放置在大木砧墩上,师傅随手拈过大木棰,抡圆了胳膊,用力夯砸,咚咚作响,跟着木捶的起起落落,浓郁的浓香迅速传播,走街过巷,窜房越脊,一路留香,四处氤氲。香气,抑或木捶的动静,人群麋集,前来看热闹,说时迟,那时快,就见师傅夯一阵,翻过来,再砸,如此复反,目睹着花生仁渐渐地变作了粉齑,融合在糖里,这时师傅放下手中的木捶,洗一洗手,双手抓过那糖堆,拉拉面似的,两臂用力一颤动,一带白亮亮糖条啪地一声落到了长面案上,那把尖利的菜刀便有了用武之地,师傅飞快地把糖条切成一块一块的,很匀,每块大约二指来宽。做花生酥的师傅大都操着徐州那一带口音,为人豪爽,做好后,总要拿起几块分给人家免费品味,尝者无不竖起大拇哥,那滋味甜而不腻,沙沙的,盈口的花生幽香,滑爽无渣,感觉如食沙瓤西瓜。所以,纷繁抢购,一锅接一锅,现做现卖,求过于供。

跟着城市的现代化进程,滋润千年的街头贩子,好像那卖花声,消逝在往昔的年月里了。现在,城市的街头巷尾再也放不下做花生糖师傅的那只大木墩子了。花生酥,当今想想,耐人寻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