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酒客网美酒资讯正文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中国文人的酒与歌、离别与友谊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6-05

  离别也并非总是伤情的,文人的通达、诗人的豁阔、士人的激越,在最应悲哀时却也表现得淋漓尽致。“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三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到底是谪仙人李太白,终是与众不同。与朋友分别时不但毫无悲戚之叹,见朋友一边唱着歌一边踏着舞来送别,反而认为这才是真情,才是比千尺潭水还深还厚的送别情。

  伤情也罢,激情也罢,都是表面形式,由朋友的离别而引发的情感涌动总是难免的。这时,酒和歌就拿来充作最主要的辅佐料和催化剂了。

  酒,离别时的酒,的确可以让离别之痛得以一时的麻醉,“别离岁岁如流水,谁辨他乡与故乡”,唐人李欣的劝解也的确起了点儿作用;也可以冲淡一时的愁困,“醉别何须更惆怅,回头不语但垂鞭”,王昌龄毕竟是在边塞呆久了的诗人,化解愁困的方式也带有军事味儿。酒更是彼此友谊的促进物,“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老夫子杜甫有时也是颇放荡的。

  酒有了,饮足了,那么歌呢?“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曹操不是提倡有酒必歌吗?“诗言志,歌咏情”,与朋友相遇、离别不正是情感浓郁之际吗,怎能无歌?且诗人都是感情充沛之人,都是性情中人,无歌无曲,岂不大煞风景?岂不有违了诗人的本心本性?

  “瑟瑟起舞换新声,总是关山旧别情。”(王昌龄诗句)如果离别是在军帐中,奏乐起舞倒也是体现壮怀激烈的别样离情。“何物最伤心,马首鸣金环。”(李贺诗句)行旅中的离别,击箸以歌、弹剑为歌是常有的事,如果连箸、连剑也没有呢?你看,那马首系的铜铃不也可当作伴歌的乐器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明知朋友此去有死无生,但燕太子丹还是在送别荆轲时如此地长啸放歌。

  酒与歌,升华了离别之情,浓郁了朋友之爱,在精彩纷呈的离别诗中,充当了重要角色。

  珍惜吧,友情!珍惜吧,别情!珍惜吧,人生。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