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酒客网美酒资讯正文

血色交锋第35-36集剧情详细介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4-02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袁弘

血色交锋第35集剧情介绍

  林太太去找帅飘问刑书媛怎么没有死,难道没有去静安寺,确认了之后就对帅飘说自己只是道听途说。林太太回到家里对林部长说刑书媛没有死,林部长就慌忙让之江去杀了刑书媛和老郑,还对林太太说那天刑书媛既然没有去静安寺说明他不是共产党。林部长说自己现在只有暂避锋芒,保住自己了,如果自己能安然隐退是最好的,只要能渡过这道坎,不愁以后东山再起。

  柴山从东京回来对岗村说自己去了南京拍到了常熟地区共产党的活动情况,照片上分明显示了老郑的身影。于是柴山公布了汪精卫对林部长的处置,让岗村尽快不留痕迹消灭林部长。

  周院长请帅飘吃饭,说帅飘上错了船,还说吃了这顿饭就算上了自己的船。帅飘心里明白问自己上了他的船需要什么代价。周院长只是笑不说什么。

  岗村找林部长,林部长说最近要尽快把军饷落实了。岗村说南京交了一份报告要暗杀他,自己不知道他得罪了谁,但是先警告他小心行事。林太太问岗村到底日本人对林部长的态度是什么。岗村说柴山不希望失去林部长这样的人才,当场就否决了。林部长说自己为了党国身先士卒,没功劳也有苦劳,没想到却这样被人落井下石。岗村对林太太说日本人还是很信任林部长的。岗村说林部长送给自己的宝贝价值连城,希望林部长能大驾光临。

  林太太对丈夫说岗村还真有良心,自己当初送给他东西的时候还心疼很长时间。林部长说岗村让自己去他家里一定鸿门宴,还说就算是九死一生也要硬着头皮闯一闯,还说现在就是周院长给自己使绊,自己坚决不能让出江苏省主席的位置,他说自己不能跑,就算要跑也要找个合适的机会。林太太要跟着丈夫一起去,林部长不让她去,还说自己会小心的。

  在岗村的家门外,林部长交代之江说如果自己进去两个时辰没有出来就带着人冲进去。

  熊司令也来到了岗村的家里做客,熊司令指责林部长占了自己的地盘。林部长说自己为了熊司令的事情找了周院长好多次,但是周院长就是没有答复。熊司令说自己欠军饷五百万,林部长说自己给他一千两,让他明天就去找自己取。熊司令于是就说以后自己就听林部长的指挥。林部长专挑拣一些岗村吃过的饭菜吃,岗村看出林部长的小心翼翼。这时候秀子端来牛排给林部长吃,林部长细心不敢吃,但是看着岗村和熊司令都吃了牛排之后就也开始吃了起来。

  之江等了很长时间之后正要冲进去,林部长假装喝醉酒,蹒跚出来。岗村单独对熊司令说林部长很狡猾,但是终究还是吃了一口牛肉饼,自己在里面放了慢性毒药,不会让他死在自己家里。

  林部长回到家里将自己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林部长想起自己坐上车子的时候岗村跟之江有眼神交流就问他跟岗村到底有什么交易。之江说自己没有跟之江交流,于是林部长就把之江关进审讯室对他用刑。林太太看不下去向林部长求情。林部长说自己最害怕自己人吃里扒外,还说自己现在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错杀一个。林部长说自己要将所有的刑罚在之江身上用一遍,让之江赶快招供。之江不想忍受这种痛苦,便咬舌自尽了。

  林部长脸色不好,太太要给他拿点药,林部长却不让太太离开自己,还拿出日本东京银行的存单说要是他们在上海真的混不下去了就去东京,这是他们俩的退路。林太太说想不到他这样为日本人卖命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于是劝说林部长跟自己一起离开上海。林部长是个贪婪的人不肯放弃既得的权利,要考虑一下。

  吕秘书向周院长报告说林部长赴了岗村的家宴之后就病倒了,而且病得很严重。周院长落井下石,让吕秘书给他一张银行的存款单说林部长当时找晴气将他的钱存到东京银行里,但是日本转手又将这笔钱存到了自己的账户里,林部长看了这个存单之后一定会被气得一命呜呼的。

血色交锋第36集剧情介绍

  林部长醒来对太太说自己的身体就像被掏空了。林太太说丈夫的只是普通的感冒会好起来的。林士群心里清楚说自己是中毒了,日本人不可信,自己就是没有记住这句话才落得如此田地。林部长悄悄对林部长说自己准备了一条后路说让自己死后不要跟孩子留在上海。林太太说刚才吕秘书来了对自己说他们的钱都被日本人转到了周院长的账户里了。林部长问太太还能找到帅飘吗。林太太说他满世界追杀帅飘,自己找不到他。林部长捂着眼睛说后悔自己当了汉奸。

  柴山和岗村等在病房外面决定看林部长的结果,如果他没有被毒死,就杀了他。

  林太太正在跟林部长说话,林部长却没有了反应,林太太抱着丈夫恸哭起来。柴山和岗村得知林士群死了就一起离开了。

  司马空来找帅飘和刑书媛说重庆为了摧毁汪精卫的经济印制了大量的假钞,周院长不同意,但是跟军统交换让军统在上海办事处开设秘密电台,由他来掩护他们发的电报。

  柴山对周院长说自己已经下令要厚葬林部长,周院长说汪主席也很惋惜林部长,但是觉得七十六号要裁员收编。柴山说现在的战局对日本人越来越不利。岗村和柴山说日本要继续战争,需要很多物资,要他连本带利还给自己。周院长想要辩驳什么,但是日本人根本不听他说的话。周院长这才明白自己在这样的年代根部算不上什么大人物,而像是日本人豢养的猪狗,任凭日本人予取予求。

  帅飘来找周院长却看他满脸沮丧。周院长说自己身上没有那么多钱可是债主却要逼自己还更多钱。帅飘就开始为周院长出主意让他溜之大吉,但是周院长说日本人躲不掉。帅飘就建议周院长将事情推给当家的,于是周院长就给汪精卫打了电话。

  周院长把高政道引荐给帅飘。高政道说自己当江苏省主席肯定会骂声一片,周院长安慰他说以他的能力不会的。

  司马空将要遵守戴老板的命令将电台搬到周院长那里,货场就空下来了,让刑书媛搬到这里住。刑书媛说自己可不敢接受他这份礼。老郑却说司马空敢送,共产党就敢收。

  高政道单独跟帅飘聊天,说现在十万面值的钞票都有了,马上老百姓就生活不下去了。高政道对帅飘说日本人逼着周院长还钱,周院长无计可施,才不得不印钱,于是就让帅飘跟自己一起想想办法。高政道说自己曾经在位的时候享尽了荣华富贵,但是下来了之后才知道被老百姓骂得很难听。

  汪精卫生病了,是因为他曾经为蒋介石挡了一枪,还让帅飘明天来找自己。吕秘书仇视着帅飘,还对高政道说不知道周院长为什么要把帅飘留在身边,帅飘是个祸根。

  司马空闲着没事就让五毛找周院长要两个日本女人放松一下,五毛推三阻四的。司马空就说周院长让自己在他们的人中间找一个人来当科长,自己正在琢磨这件事。五毛听见之后就说自己这就去找周院长。

  周院长对夫人说自己给戴老板的人安排了电台,但是司马空还要日本女人,这样一来就会暴漏,还说汪精卫生病了,现在自己是左右为难,但是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把汪精卫接到上海来,上海的医疗水平好点。

  高政道对帅飘说汪精卫住到了上海,还说自己不去医院,是因为自己已经早就厌倦了凤迎拍马的年代,自己是个独立人,自己在这里就是想要将浑水变成清水。高政道和帅飘见到了周院长,听周院长说汪精卫病的不轻,现在的任务就是为汪主席分忧。帅飘说对付日本人光靠搜刮老百姓是行不通的,老百姓已经苦不堪言了。帅飘说开源行不通,就只能节流了,如果能把军队裁员一半就能从中节省开支,省下来的钱就能还给日本人了。高政道说自己同意帅飘的建议,还说自己已经编制好了裁撤计划。周院长自顾不暇,只好妥协说要让汪精卫先看看,另外交代他们俩再拟定一个新方案,自己回来就要看到。

  吕秘书对周院长说司马空把自己找的女人全都赶出来了,他一定是存心找麻烦。周院长不想要节外生枝,于是让吕秘书尽量按照司马空的要求做。

  周院长对帅飘和高政道说日本人不同意裁撤军队,柴山说自己只是一个执行者,不能做主裁撤军队。周院长说汪精卫当场就气的吐了血,于是就让两个人带上文件去见汪精卫。(本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